炎阳

【维勇】【abo】分化 7

7.

伴随着勇利惊天的痛呼周围人迅速行动了起来:

维克托毫不客气的一手扣住了尤里的头,另一只手捏住他的颌骨,迫使他把嘴巴张开;奥塔别克和波波维奇则合力把尤里从勇利身上扒下来——尤里奥现在靠在奥塔别克身上,迷迷蒙蒙的还不清楚自己干了啥坏事儿;米拉和克里斯则在外围安抚被喊声惊悚的众人,还好骚乱没引起会场那头教练团的注意;披集拨开人跑过来,他老远就听见了勇利的叫喊,慌慌张张的拎着自拍杆跑来。

 

“勇利你怎么了?”披集冲到人群中,离开尤里奥的纠缠,勇利已经疼的坐到了地上,维克托蹲在他旁边,一脸阴郁。

 

“脖子后边····被尤里奥咬到了······”勇利捂着后颈,疼的眼镜都睁不开,声音直打颤,可见俄罗斯小猫那口真是一点也没留手。披集拨开勇利的手查看他的后颈,米拉也凑过来,拿开手后,勇利后颈上硕大的一个红色牙印儿,看得出来下口还蛮大的。

 

“不好,这位置太靠近腺体了!”米拉慌了,即使是beta,腺体被咬到还是会受一定影响的。

维克托一声不吭的站起来,奥塔别克本能得感觉不妙,拎着尤里奥往后躲。

 

“等等维克托,尤里好歹是你师弟,你冷静一下!”克里斯拦住维克托压低吼,显然他们不能再引发更多注意了,“先把尤里·普利赛提送回去!”克里斯转头对奥塔别克说。

 

“维克托等等!”维克托感觉自己的西裤被拉住了,转头勇利眼泪汪汪的看着他,“我没事的,我还没有分化,即使被咬了腺体也没有多大影响。”

 

········

········

“哇哦~”克里斯发出了一小声感叹,米拉惊讶的捂住了嘴,波波维奇戳了戳维克托,还没走远的奥塔别克也伸个头过来·······勇利有点脸红了,毕竟这么大还没分化······真的很不好意思呢。

 

“真的吗?”维克托低头问勇利,目光却看着披集,见对方点点头,维克托暂时放弃了追究尤里奥的责任,转身跪下看着勇利“还疼么?感觉还好么。”

 

“疼·····”疼的眼泪都出来了,披集和维克托把勇利扶起来,刚站住就一阵头晕眼花,被维克托一把揽在怀里。

 

披集原本也想扶一把,看到这情况无辜得双手一摊。

 

“幸好尤里奥现在也还没分化。”米拉按着胸口庆幸道,波波维奇带着奥塔别克送尤里奥回房间,俄罗斯小猫已经趴在哈萨克斯坦英雄肩头睡着了,所有重量都压在了奥塔别克身上,还淌着口水。波波维奇帮忙扶着,两个人半搂半抱的把他带离会场,估计睡死了的小孩明天会承受来自当时双方教练的怒火,不过现在先让他睡个够吧。

 

“勇利感觉怎么样?”披集担心的问。“有点晕,不过还好。”勇利擦着眼泪,脸有些红“是不是上烤肉了,好香,好想吃。”

 

 

“噗嗤!”一群人包括维克多都笑了,维克托捏着勇利的脸:“你可真不忘了吃啊!”他用额头低着勇利的脸蛋,“还是有些热,今天先回去吧。”他向克里斯披集和米拉示意,克里斯理解的挥了挥手。即冠军醉酒退场之后,亚军也被教练搀扶着带离晚宴。估计待会儿裁判和官员发现会场只剩下季军就好玩了啊,克里斯心里想:“So,”他面向米拉和披集说“现在到了享受banquet的时间,我们去找找刚才的烤肉吧!”他欢快的说,仿佛他才是金牌获得者一样。

 

“是啊,不过会不会晚了,感觉烤肉都被分完了!”米拉嗅了嗅鼻子,她开始在餐台上寻找。

 

“好吃的总是没得特别快!”披集说道,感觉肉香味的确淡了些,他看向离去的勇利,心里冒出个比较可怕的想法——

 

——应该不至于吧——披集·朱拉暖自我安慰道。


评论(16)

热度(179)